找回密码
申请入驻

朋友圈拉票变“微信刷票” 网民齐声呼吁网络微信投票设监管 ... ... ...

2017-2-28 20:11| 发布者: 责任编辑| 查看: 423| 评论: 0

       请帮我投票并转发!”临近岁末,各种年度评选迎面而来,面对微博朋友圈内隔三差五的投票请求,有的网友担心泄露隐私,有的网友认为可以“刷票”的“投票”并不公平。对此,市人大代表孟凡建议,选举单位在举办网络、微信投票前,应该充分评估必要性及公平性。另外,要制定严格的投票规则和网络管理模式,避免出现投机操作的情况,比如我们在朋友圈时常会看到这样的宣传信息或者图片:

       市民经历
       无奈替儿拉票反成打广告
       市民戴女士的儿子煊煊今年开学上一年级,暑假时,她看到某家培训机构开办幼小衔接班课程的公众号信息。只要给孩子报名、在朋友圈转发并号召亲朋好友投票,票数前3名的孩子将可免费上课。第4至10名也可获得不同程度的学费减免。
       戴女士赶紧把这条信息转到各个家庭群和朋友群,发动大家帮忙投票。当天晚上,煊煊的票就达到了三位数,戴女士高兴地给群里发红包感谢大家。第二天,另外几个孩子的票数也直追上来。戴女士立马请闺蜜和妹妹将信息转到朋友圈,发动朋友的朋友继续投票,最后煊煊共收到了400多票。但是让戴女士没想到的是,最终前10名的票数竟然全都破千。
       “这得需要多强大的人际关系!”戴女士自叹不如的同时也反应过来,自己倒贴红包给培训机构打了免费流动广告。不久后,一位‘90后’的新同事告诉她,票数过千并不难,网上有专门从事刷票业务的,最便宜的一张票0.1元,500张票才50元。
       担忧帮友投票恐泄露信息
       白领小楠的朋友圈风格清新,一直被书籍、影评、音乐和美图占据。不过近来,她感觉朋友圈快被亲朋好友的投票和转发请求“绑架”了。“上个月是侄子评选萌宝宝、上周为同事的美短猫咪投票。昨天,大学同学的老爸要评选最敬业员工。”小楠说,有的投票当天仅限投一票,第二天可以接着投。“有一次朋友每天定点提醒我投票,比上班打卡还准。一些投票还提示,将获取我的照片等信息,我不知道这样是否会泄露隐私”。比起厌倦,小南更多的是担忧。
       质疑抽奖环节是否有猫腻
       除了投票,市民王先生对微信微博中的抽奖也表示怀疑。他说,目前很多微信公众号为了增加阅读量和粉丝,纷纷设置了抽奖环节。有的政府部门公众号送景区门票或者演出票,有的企事业单位公众号送试用产品,有的热门私人公众号送出了广告产品做宣传。这些抽奖的奖品小到电影票,大到珠宝首饰,但无论贵贱,免费所得难免会让网友心动。他们按照要求,或是将信息转发到朋友圈、或是填写个人信息,或是参加公众号互动。“虽然公众号也会公布获奖名单,但这些抽奖有猫腻吗?到底是平台后方随机抽出,还是已有指定人选?这些抽奖是否有公证?是否被监管?”有网友质疑。
       记者调查
       “水军”投票两毛钱一张
       北京晨报记者在微信中搜索“刷票”,发现不少相关公众号,它们留下了网站、电话、微信等联系方式,有些公众号声称具有10万水军人工票,有一小时投130万票的记录。记者在淘宝网搜索“刷票”,页面显示“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,无法显示‘刷票’的相关宝贝”。但换了关键词“投票”后,搜出了不少声称“冠军”的投票团队,表示可以为人物评选等活动投票,还打出“进店送10票”、“稳拿第一”等广告语。记者询问了几家店铺价格,店家称,一般活动是0.2元一票,100票起投,具体看活动链接难度。
       同时,淘宝中也有出售微博账号的店铺,声称1元可以买到12个用于投票的账号,账号没有转发、评论功能,只是为了投票。一些店铺还同时经营公众号粉丝、人工阅读量的生意。
       代表建议
       网络投票应评估公平性
       在今年年初的北京人代会上,市人大代表孟凡提出了《关于加强对网络、微信投票管理的建议》。孟凡称,现在通过网络投票或微信投票评价人和事成了热门方式。从“优秀人物”到“可爱宝宝”再到“萌宠争夺”,似乎只有经过网络投票才能分出高低、体现公平。然而在很多情况下,网络投票不是一人一票,而是靠网络刷票,得高票的往往不是投票人多,而是会操作刷票。浏览器中搜索“微信刷票”可以看到很多链接,提供刷票软件或操作。
       孟凡告诉北京晨报记者,她就亲身经历过两次类似的情况。去年年底,本市有个“身边好医生”的评选,需要投票选出获奖者。通知消息发出去后没多久,就有陌生人直接给她和同事打电话,甚至来到她们办公室门口,询问是否需要刷票。还有一次是个“评选萌宠”的比赛,她和众多好友帮助一位朋友投票,朋友家的爱宠票数遥遥领先。但就在临近投票末期的关键时刻,几位网友的萌宠票数突然从后位猛蹿上来,最终获得名次。
       孟凡说,投票如果只是商业运作、吸引人气尚可不论是非,但用网络投票作决策,就可能出现与现实状况不符的失策,用来评选社会优秀榜样、优秀人物也会有失公平和真实。为此,孟凡建议,一是选举单位在举办网络、微信投票前,应该充分评估必要性、公平性及代表性。二是制定严格的投票规则和网络管理模式,监察投票过程中的异常情况,避免出现投机操作的情况。三是设立举报热线或联络方式,便于公众监督举报。
       部门回复
       政务网站:
       会采取防刷票技术
       市经信委在答复孟凡代表意见时表示,政府部门民意征集可分为市级、各委办局与区自主业务两类工作。其中,各委办局与区自主组织的征集工作主要由本单位自发进行,尚未全市统筹。征集渠道方面,分为政府网站发布、社会网站合作、移动端如微信等多端同步发布。
       市经信委是首都之窗运行管理中心的上级主管单位,首都之窗在内容发布与规则管理方面加大力度,建立了统一用户管理系统、网上投票的监控系统,防止恶意刷票、配置IP投票权限。
       针对孟凡代表提出的“微信刷票”问题,首都之窗注重通过技术手段保障网络民意征集工作的质量和效率。使用包括限定IP、限定cookie、设置验证码等手段防止刷票,对于特别重大的投票工作采用身份证实名投票、手机获取验证码验证等方式进一步加强防刷票力度。
       下一步,有关部门将加大了解分析社情民意,数据筛选征集主题,建议政府事业单位在举办网络、微信投票前,应该充分评估必要性、公平性及代表性,净化互动环境,开展积极向上的征集和评选活动,抵制无意义评选与投票。市经信委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北京晨报记者,回复针对的是涉及社情民意的政府网站投票,另外一些商业网站或者网络平台的投票等,则由属地网管和相关部门管理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
返回顶部